菜单

唐山大地震40年祭,勿抹黑我军英勇战史

2019年9月11日 - 银河在线注册
唐山大地震40年祭,勿抹黑我军英勇战史

  读2011年3月18日台湾《联合报》消息“日本自卫队接到命令前往福岛核一电厂救援,但四名自卫队员在未受过专业的辐射训练下受伤……自卫队因此拒绝参与核电站的救灾行动,并表示不会白白葬送生命。而此前,日本自卫队已经拒绝了首相菅直人的救灾命令。”

银河在线注册 1标题书法:张继

  看到这条旧闻的时候,已是2014年7月28日。离唐山大地震整整28周年。我坐在唐山世纪华庭的顶层,脚下是这座城市车水马龙的繁华和流光溢彩的精彩。

1976年7月28日,农历七月初二。这一天离传统历法中的白露节气还有近两个月时间。然而,一场突如其来的灾难,让无尽的泪水如同提前降临的霜露般,凄凉地湿透了那个本该闷热而沉寂的夜晚,冰冷地滴落在无数人的心上。
凌晨3点42分,唐山,这座百年工业重镇瞬间被活生生撕开一道道裂缝。地动山摇,天崩地裂,死亡与毁灭,恐惧与绝望。一个原本再普通不过的日子,因其数百年来未有之黑色而永远定格。时间在那一刻凝固。
如今,40年过去了。那个黑色夜晚似乎已经走远,曾经震颤的凤凰山见证了一座城市凤凰涅槃式的重生,当年的惨烈景象也已然变得有些依稀模糊。但是,7月28日连同“唐山大地震”这个词条,就像刻进历史心脏里的印痕,一旦触碰,就会让人坠入诸多情感交织的记忆长河。
时间可以改变世间面貌,可以拉开人们同历史的距离,却终究不能改变曾经发生的历史,更无法阻挡人们从中寄托对远方的思念与牵挂,去体悟历史的温度与味道。今天,当我们在这样一个特殊日子,再次翻开那一张张发黄的画面,回望那个“蓝光闪过之后”的夜晚,聆听幸存者饱含泪水的讲述,我们依然心潮难平。
40年过后,那场灾难到底给我们留下什么?

  我没有经历过唐山大地震的生离死别,但我懂得珍惜生命,也理解着日本自卫队的“抗命”。我只是在假设着:如果同样的悲剧发生在中国,中国的子弟兵们会不会也“抗命”不前,置人民群众的生命安全于不顾?

灾难记忆就像心口上的伤痕,每一次触碰都会击中人们内心深处最敏感的神经
当年那个晚上,已经永远也无法复原。此时,当我们从目前保留的影像片段和旧址残存看过去,那扭曲的铁轨,那袒露着钢筋、水泥、木板的残垣断壁,还有那坼裂的地缝,依然像魔鬼的獠牙般,突然间扑向人的内心,让人陡生战栗与惊恐。
很多人以为,时间可以让伤口弥合,可以让记忆淡去,但许多唐山人会告诉你,这终究难以做到。灾难记忆就像心口上的伤痕,每一次触碰都会击中人们内心深处最敏感的神经。
开滦煤矿工人王树宾,是当年幸存者中知名度非常高的一位,因为他从废墟中被救出的过程,被八一电影制片厂的摄影师完整拍摄下来。
地震发生后,王树宾和妻子都被埋在了废墟下。刚开始,他虽然看不到妻子,还能听到她的声音。他们互相鼓励,想法自救。然而,随着时间一分一秒过去,妻子的声音越来越微弱,在交代完对女儿的嘱托后,就再也没有回答王树宾撕心裂肺的呼唤。一对恩爱夫妻,就这样在黑暗的废墟中一步一步阴阳两隔。8月4日,震后第8天,王树宾终于在死一般的寂静中听到了久违的声音。那是一位战士的声音。生命的阳光,从废墟的缝隙中投射进来。担架上虚弱的王树宾,失声痛哭……
再次回看当年这一画面,我们心口依然感觉有一种难以抑制的情绪在涌动着。灾难面前,生命如此脆弱,而生命又如此坚韧。那在救援现场旁边急切等待的目光,徒手开掘坑道的身影,救援成功后的欢呼,无不在昭示着生命的珍贵,和人与人在灾难面前的情感密度。
也许对于任何一位唐山大地震的幸存者来说,对那一刻的点滴回忆都是一种梦魇,都是一种将伤口重新撕裂般的折磨。但是在地震中经历的一切,是他们一辈子都无法抹去的记忆。而那记忆中,不只是伤痛。
对待灾难的态度,对待灾难中人的态度,是一个国家和民族文明程度的重要标志
唐山大地震后,一场与时间赛跑的紧急救援在党中央的指挥下迅速铺开。10多万解放军指战员,星夜兼程,火速奔赴唐山。在灾难发生后的第一时间里,抢夺生命这压倒一切的任务,落到了一位位年轻士兵的肩头。
创造生命奇迹、在废墟中存活了13天的卢桂兰,是唐山大地震史料当中被反复提到的人物。据当时在救援现场的人回忆,当解放军战士把她从废墟中抬出来时,她已经不会动了。可是,当两名战士将压在她眼皮上的泥土拨开,她刚一睁眼,说的第一句话是:“解放军万岁……”
“解放军万岁”,这句话在现在看来,或许已经打上了那个年代鲜明的印记。但是,在那样一种弥漫着死亡气息的环境下,对于陷入绝望又从子弟兵手中获得重生的人们来说,这样的话无疑是他们最直接、最质朴的心声了。这样的心声,其实也代表了当时唐山灾民对党中央、对全社会的深深感激。
在那争分夺秒的生命救援当中,在临时搭建的医院帐篷里,在失去亲人的孤儿身边……闪亮的红星和来自全国各地参与救援的人们一起,把生命的希望镶嵌在那片被悲情浸染的废墟上。人间的真情与大爱就像甘泉一般渗进坼裂的地缝,无声地弥合着大地与人心的创伤。废墟上的唐山,党和人民,子弟兵和老百姓,像钢铁一般紧紧融在了一起。
因为灾情紧急,很多部队当时没有携带大型施工机械就赶到了灾区。为了尽快解救废墟中的幸存者,战士们用手扒开石头,掀起楼板,扯断一道道钢筋。几个昼夜下来,官兵手上指甲脱落,血肉模糊,军鞋和裤腿被钢筋碎石扎烂。
在一个陡坡的楼房前,某部排长张景树背着一位刚刚救出的老人,一步一步艰难地从陡坡上走下来。此时,人们发现,他脚后跟还踩着一块木板。那是一块带着铁钉的木板。他就那样一步一步地拖着木板往下走,满头的汗,满脚的血。
……
灾难就像一块五色的试金石,它让人世间最珍贵、最崇高的情感与精神绽放出夺目的光彩,照亮了那段弥漫着黑色的时光,温暖了冰冷的、流血的大地。于是,在那样悲情的时间里,我们又看到了人世间充满温情的一幕。
救灾任务结束后,部队就要撤出唐山了。过去两个多月时间的共同奋战,解放军和灾民已经宛如亲人。此刻,他们依依不舍,互相嘱咐,谈论着未来的生活。那一晚,几乎每家每户都邀请到解放军指战员去做客,阵阵欢歌笑语从一个个防震简易房中传出。当年这个夜晚,恐怕是唐山自7月28日以来最温暖的夜晚了。这样的夜晚,在那片刚刚经历巨大灾难的土地上,透出无比珍贵的祥和。
穿越时间的历史触碰,让人们能将本来线性发展的时间点,很自然地连接在一起。今天,当我们把那个天崩地裂的悲情夜晚和这个难分难舍的温情夜晚放在一起的时候,或许我们可以对40年前的那座城市有了更为真切的感受。
这两个夜晚,对于当年的唐山人来说,可能就像两个“休止符”,把命运在那数十天里凝成一部悲壮的生命交响。前者让沉睡的唐山在瞬间跌入噩梦,而后者却让噩梦中的唐山重新燃起生的希望,期待新的黎明。连接这两个夜晚的,正是军民在废墟中携手奋战的日日夜夜,正是军民在共同抗击震灾中结下的生死相依、患难与共的深厚情感。这样的动人情景,也使我们的目光越过灾难惨烈的画面,投向军民之间构筑起的这份人间大爱,以及这份大爱在现实中的力量延伸。

  其实,我脚下这座城市已经告诉我答案。记得曾经采访过老兵穆桂深,一名参加过唐山大地震大救援的老军人。印象中,他的手,粗糙不平且每片指甲都奇形怪状。他清楚地记得,28年前由于灾难紧急,首批开进唐山救灾的部队没有携带大型的施工机械,甚至连锹、镐、锤、钎等简单的工具也带得很少,但他们都携带了一双手,一双双温热的手,和他们临时找到的棍棒等简易工具一起变成了铁锹、镐、铁锤、钎,甚至装卸机!就用这双手扒开石头,掀起一块块沉重的楼板,扯断一道道钢筋……为了和死神赛跑,官兵们冒着危险在坍塌的楼板和欲坠的墙体间救人,几昼夜的连续奋战,大部分的官兵的手上没了指甲,血肉模糊,军鞋和裤腿也被钢筋碎石扎烂……如果没有那份为国为民献身之大义,这份以生命为赌注的冒险,你可以想象?

银河在线注册 2

  不只是在唐山,在洪魔前,在强震区,在万里戈壁,在边防哨所,在祖国和人民需要的每一个地方……当我们找到洪水中那些胳膊扣在一起、任凭怎样都无法分开的战友遗体时,当我们看到云南泥石流间,军人抓住钢索以身体做桥板让孩子们撤离的身影时,当我们读到从汶川4999米高空跳下的空降兵某部15名勇士留下的遗书时……我不知道,在这个世界上,有多少这样的军队,可以置自己的生死于不顾,在和平时期也愿意为了人民而不惜以性命相争?但我知道,中国的军队,中国人民解放军是这样一支队伍,过去是,现在是,未来也一定会是。

谁献身于他保卫着的家园,活着的人的尊严,那他就是献身于大地,并永远被人们铭记
在10万大军离开唐山后的40年间,无数个情浓于水的故事随着岁月流逝在不断延伸。
2016年5月,一位年轻人来到北京某小区,与一位满头花发的老人紧紧相拥。这名年轻人是唐山大地震幸存者张信东的儿子。唐山大地震中,当时只有10岁的张信东被子弟兵从废墟下救出。获救没多久,张信东患上急性肠胃炎,又是子弟兵的及时救治,他才安然脱险。两次死里逃生,让张信东无时无刻不惦念着子弟兵的救命之恩。2006年开始,张信东骑着三轮车从唐山出发,开始了历时138天、行程3000余公里,跨北京、上海、辽宁、河北等地的寻亲之旅。10年后,儿子接过父亲的接力棒,再次踏上这一寻亲感恩之旅。
我不知道你是谁,但我知道你姓谁。在精神上和身体上都遭受巨大打击的情况下,当时很多人根本无从知道让自己死里逃生的具体是哪一个人,但是他们都记住了一个共同的名字:“解放军”。40年来,不知道有多少像张信东千里寻亲这样的故事,在唐山市民当中悄无声息地发生着。党育苗、王桂芝、蒋桂华、田金芳……每一次苦苦寻找,每一次深情相拥,都让人们为之动容。
过去40年,与众多幸存者寻亲感恩之旅相伴随的,还有一个群体备受瞩目。那就是唐山大地震后,一批又一批走进军营的唐山青年。他们中有的是在地震中失去多位亲人的幸存者,有的是地震中留下的孤儿,还有的是起名为“军生”“军培”“学军”的孩子……
无独有偶,在2008年汶川抗震救灾期间,我们又发现了他们的身影。在都江堰的解放军总医院野战医院,抗震医学专家于德江,正是当年唐山大地震中的孤儿。有人注意到,不管多么忙,于德江每次上山巡诊前,都要特意往自己的挎包里塞上几块糖。那是带给村里孩子的礼物。
在汶川抗震救灾的子弟兵里,还有一位叫白海洋的连长,也来自唐山。唐山大地震时,母亲怀着他压在废墟下3天3夜后,被解放军官兵救了出来。汶川大地震发生后,得知部队要去执行抗震救灾任务,白海洋第一个向上级递交了请战书。
……
“长大后,我就成了你”。看到他们,我们仿佛看见当年在废墟上奋战的子弟兵的背影。看到他们,我们已经感受到一种相同的情怀,在一代代人的胸膛里流淌。他们都深知“子弟兵”的含义。
当年部队离开唐山后,唐山人民与解放军结下的深厚情感并没有因此淡化。它已经深深扎根在那片饱受磨难的土地,并在一代代唐山人的内心深处传递。这种集体情感的传递,从文化的视角看,正是一种文化心理的累积,也是对军爱民、民拥军这一文化传统的强化。这种累积与强化,让同胞在灾难中遭遇的苦难和悲伤,不断转化成我们民族的精神财富。
正如恩格斯所说,“没有哪一次巨大的历史灾难不是以历史的进步为补偿的”,灾难带给人们创伤,也必将激起一个民族在集体精神层面的自觉与奋起。这种精神奋起不断在后来的日子里,在国家和军队改革建设的不同战位上绽放出新的光彩。
7月28日,正好是八一建军节的前夕
这可能是一种巧合,而这种巧合也给我们某种暗示。
中国是个古老的国度,也是一个拥有许多灾难记忆的国度。从有史料的记载开始,洪水、地震、干旱、疫情等,就不时威胁人们的生活,几乎可以说,“苦难就是我们的故乡”。在漫长的封建时代,历朝赈灾救灾尽管效果不尽相同,但是在此中让军队担当主角、解民于倒悬的,几乎没有。甚至在一些史册当中,我们还读到军队与灾民争利、“匪来如梳,兵来如篦”的情形。
清朝灭亡后,军阀派系林立,各有各的地盘,但在灾难面前,民众的生活总是放在了军队给养之后。及至国民党当政期间,特别是在抗战当中,面对节节败退的局面,国民党军队竟然采取“以水代兵”的办法,贸然炸开黄河花园口大堤,造成黄河沿岸多省严重受灾,近百万人死于洪水泛滥、瘟疫流行。
这些概括或许无法完整表述中国在几千年中,每当重大灾难降临时,军队充当的角色。但是,这一历史在新的时代已然被改写。
在唐山大地震经历者的口述当中,我们总能看到这样的表述,“解放军一来了,就觉得我们能活了”“大灾当头,只有靠解放军了”“找解放军去”……与此同时,我们也总能看到这样的话语,“早到一分钟就能多抢救一些父老、兄弟、姐妹,就能减少一些损失”“灾区人民更需要,我们不能用”“我们是人民子弟兵,在困难时候更要与群众共甘苦”……
唐山大地震后短短40年间,1998年的特大洪水、2003年的非典疫情、2008年的汶川大地震……中华民族又遭受了众多突如其来的重大灾害。与此同时,那火速向一线奔驰的步伐,那让老百姓在命悬一线中看到希望的火红旗帜,那不顾个人生命安危托举生命的臂膀,那极度疲惫后就地为床的睡姿……不同的时间,不同的地方,不同的面孔,这些画面一次次在全世界的目光中重现。
危急关头,为什么人民最盼望的总是子弟兵?为什么子弟兵总是在第一时间出现在危险的最前沿?为什么这样的画面历经了数代人,却始终彰显着同一个主题?
答案其实再简单不过。子弟兵是人民的子弟兵,解放军是人民的军队。这支军队在诞生之时就向世人宣告,这是一支区别于历史上任何一支旧军队的新型军队,这是历史上第一次真正属于人民的军队。人民军队的性质宗旨,决定了子弟兵与老百姓天然的血浓于水的亲情联结,决定了在重大考验面前子弟兵对老百姓毋庸置疑的、铁一般的担当。
根是地下的枝,枝是地上的根。80多年来,人民军队从弱到强一路走来,老百姓与人民军队肩并着肩一路走来。每一次艰苦卓绝的努力,每一次浴火重生的抗争,无不伴随着军民水乳交融的身影。在中国共产党领导下,中国军民在无数次重大考验中,结下了生死相依、患难与共、风雨同舟的深厚情感,积淀了军爱民民拥军、军民鱼水情深的深厚文化传统。这一文化传统,不仅改变了中国几千年来军队和老百姓的关系结构,而且在新的时代里为我们的民族文化注入了更加强劲的元素,使中华民族在风雨征程中获得了更为坚实的力量支撑,为中华儿女实现伟大梦想注入了更为深沉的文化自信。
“露从今夜白,月是故乡明”
一千多年前,诗圣杜甫因为牵挂兵荒马乱中的亲人,而写下这段着名的诗句。个中凄冷的霜露和对故乡的思念,使一种血浓于水的骨肉亲情,无声地浸润在波澜壮阔、峰回路转的文化山河,让人至今能感受到我们民族文化中那朴素真切的体温。当然,对于今天的军人来说,那轮月亮既属于故乡也属于祖国,既在夜空亦在心里。因为在祖国大地上,哪里不曾是战士的第二故乡,哪里又不曾寄托着他们的热血青春与深深眷恋!
这种眷恋,让我们在40年过后,依然深深思念唐山大地震中死难的同胞,依然深深感念当年军民面对灾难谱写的一曲曲壮歌。与此同时,这种眷恋,也让我们可以告慰那远去的英魂:40年后的这个7月,当我们面对祖国南部多地又遭受洪灾,当我们面对某些国家的无端挑衅,我们拥有了更多的踏实与自信。任何风险挑战都无法阻止追梦的坚定步伐,任何艰难险阻都将激起我们民族最深厚、最坚韧的力量。
补记:本文完稿后的当天晚上,我做了一个梦。梦里,我突然看到了那道恐怖的蓝光,那扭曲的铁轨,那袒露着钢筋、水泥、木板的残垣断壁,那坼裂的地缝,还有那无声的痛哭……我从梦中惊醒。窗外,暴雨如注。

  这样一支军队不值得我们去爱吗?

  是的,会有人说:和平时期无战事,没有战事就没有军队存在的必要。前些年军队涨工资的消息刚出,网上几乎一边倒地抨击着这支“无所作为的军队”和“这些不创造任何显性价值的军人”,认为他们“活不干什么,还拿高工资”,“不创造价值,还拿纳税人的钱”。他们也许不知道,“军队不生产谷物,但生产安全。”如果我们重视国防建设,也许不一定会有战争,我们顶多只是损失了金钱;但如果我们不重视国防建设,一旦战争爆发,我们丧失的就可能是整个国家和民族的尊严。遥想120年前的甲午,疏于军备的教训还需要有多深刻呢?

  也会有人说:现在的军队,腐败之极,徐才厚、谷俊山,让我们支持军队,就是支持这些贪官蛀虫把他们养得又肥又胖吗?是啊,有人的地方就有江湖,有阳光的地方就有阴影。军队有贪腐,最痛心疾首的也许应该是官兵,因为他们在噬食着官兵的利益,掣肘着军队原本就脆弱的现代化建设,摧毁着每一名血性男儿富国强军的梦想。只是,无论多么苦多么难,他们,仍然是愿意流血流汗地为了人民奔命的中国军人,仍然是愿意为了国家守疆拓土献了青春献子孙的人民子弟兵,我们会因为自己亲人身上长出的两个毒疮就弃之不顾置之不理?

  是的,我们应该深爱着这支军队,这支子弟兵。不是为爱而爱,而是为自己而爱。国家国家,有国才有家。军人们,用他们的生命护卫着我们的家,而他们,也许是你的兄弟姐妹,你的同窗好友,甚至你的亲密爱人。

银河在线注册,  如果爱他,不需要对他苦难辉煌的过去念念不忘,但也请不要对这段英勇的战争史虚无、抹黑甚至诬蔑。近几年不断有人对中国抗美援朝的那段历史做着不切实际的假设:假如中国没有参与这场战争,台湾或已统一,中美不会对峙,中国改革开放就会提前20年等等。历史不容假设,真正了解当年国际形势的人应该知道,如果说朝鲜战争还带有一定偶然性的话,那么抗美援朝战争则是中国的必然选择。这场战争打出了东亚新的战略格局,打出了中国几十年宝贵的发展战略期,更留下了一笔永恒的精神遗产,对民族自信心在近代史备遭蹂躏的中国人来说,它所起到的鼓舞作用更是难以衡量。可叹一些人,享受着这场战争的红利,却质疑着这场战争的意义,这不只是自己历史常识匮乏的明证,更是对在朝鲜战场浴血奋战、付出鲜血和生命的志愿军战士的不敬。一个不懂得尊重英雄的民族是多么可悲?!

  如果爱他,不需要对他层出不穷的战斗英雄顶礼膜拜,但也请不要肆意地诋毁他们消费他们。在一些人的嘴中,狼牙山五壮士成了在老百姓那烧杀抢掳的流氓强盗,黄继光飞身堵机枪也被人借秦基伟将军之口证明是“上级硬推的假典型”,邱少云在烈火中烧成“烤肉”的调侃也不绝于耳;当我们每天饭前高唱《学习雷锋好榜样》的时候,某个拿着国家特殊津贴的名人,把雷锋描绘成一个欺名盗世的假典型,或者说是控制官兵奴役人民的武器……他们所诽谤的,并不是一个普通人,而是一个个屹立民族多年的典型,他们曾经是我们民族的骄傲,也是许多人价值观形成的参照,是社会道德建设的重要支撑点。这些伤及一个民族精神支柱与民众信仰的一小撮,才是真正把中国变成一个“空心人”的罪人。

  如果爱他,不需要用“小推车支援前线”的热忱来支持国防建设,但也请不要对军队建设的每一点进步挖苦嘲讽泼冷水甚至脏水。“辽宁号”刚下水时,有些人就在网上歇斯底里地叫喊“造航母不如养老母”;“神九”上天了,有些人又在散布着“浪费税款跟民生没关系”“西部那么多穷困儿童学都上不起还造这玩意”之类的陈辞滥调。我不知道他们读不读历史,有没有读过明宪宗仿明成祖的故事。当年,明宪宗重新启动下西洋的计划。时任车驾郎中的刘大夏竟将郑和出使西洋的海图资料藏匿起来,对兵部尚书项忠说:“三保下西洋,费钱粮数十万,军民死且万计,纵得奇宝而回,于国家何益?此特一弊政大臣所当切谏者也。旧案虽有亦当毁之。”结果,计划搁浅,中国海运没落,西方入侵——这就是那些连“养老母”都需要削减军费来支持的人想黑军队建设的真正目的吗?

  如果爱他,不需要学习他们的浩然正气义胆雄心,但也请不要把军人的高尚歪曲成为办迫,让那些为了国家和民族崇高事业的将士们流血流汗又流泪。前些天网上有条微博疯传,“见到一对越作战老兵,讲他当年参加敢死队。晚上挑选出一批敢死队员,表决心,然后集中在一个大房间里,由两倍于敢死队员的士兵看着他们,怕有人跑了。每人给一个本,给亲人写信,实际是写遗书。他说就跟被判了死刑一样,第二天执行。那一夜睡个屁。他活下来,是因为第二天突击任务取消了。向他敬个礼。”我们怎能不觉悲哀:当一个民族,把他们的英雄“捐躯赴国难”的壮举,按照自己的思维方式用“胁迫卖命”来概括时,这个民族是缺钙的,缺钙的民族是永远都无法挺立的。

  如果爱他,不需要用那么多溢美之词来称赞他夸奖他,但也请不要学着韩国媒体的语气,对着军队竖起小拇指:你们的,独生子,太子兵,娇骄女,都不行。你可以想象这帮孩子,在没有入伍前也许任性,也许自私,也许恶劣,但请别用刻舟求剑的眼神来看他们。汶川救灾的时候,济南军区某红军师273名官兵有生命危险的搜救前,政委大声问官兵:“是独生子女的请举手!”结果273名官兵没有一人举手。又问:“是共产党员的请举手!”官兵们齐刷刷地举起了右手。其实,大家都知道,这支队伍里,独生子女几乎占了绝大多数,而共产党员仅20%不到。他们不傻,每个人都知道这时候的回答意味着什么,正因为如此,他们用不约而同的回答,作出了庄严的选择。这样的80、90后,不值得我们信任和深爱吗?

  如果爱他,不需要用多么博大的胸怀来接纳他理解他,但也请不要用阴谋的论调来抨击他扼杀他。在一些人的眼里,军人的发声就变成了“干政”,解读为有“政治图谋”,认为“无论听命于国,还是听命于党,军队都不能发出自己的声音。军队若可发出自己的声音,这个国家,就是军人治国的国家。……在任何时刻,军队都必须高度保持听命的状态,而不是试图以言论改变现实,否则,无论其动机如何,皆可视为不安分于本职使命,却妄图染指国家的政治版图,将军队的色彩附着在政治领域的空间,甚至有企图乱国之心。”种种歪理邪说,延续的不过“猎杀鹰派”的那一套。经历过战争的人最懂得战争的残酷,置身于军营的人最懂得军事的规律,戴旭、罗援等不过代表着诸多军人对中国军事战略进行评析而已,却被指责为“有企图乱国之心”,须不知,天下兴亡,匹夫有责,更何况永远胸怀天下心系苍生的中国军队和中国军人?

  如果爱他,不需要挺身而出来呵护他保护他,便也请不要用无中生有的谣言来中伤他诬陷他。可记否,本月15日,北京网民马某、海南网民裴某先后在新浪微博编造发布所谓“明天上午对XXX实施抓捕?刚看到消息北京到上海上空已经军事管制”“上海进出港航班全面延误,是因为在抓某人,为了防止某人跑掉或者顽抗,就以军事演习为名,把机场给封锁了”,虽然20日公安机关依法对2名在网上编造、传播相关谣言的网民予以治安处罚和教育训诫,但它对军队造成的伤害,又岂会因2人的伏法而不存在?还有那“中国军队武器试验挑选幸运日期”“英国犯罪留学生的父亲为沈阳军区某将官”等谣言,每一次出现都让军队灰头土脸。要知道,众口砾金,更何况承受的只是同为血肉之身的军人呢?

  如果爱他,不需要大张旗鼓地宣扬他传颂他,但也请不要将各种“莫须有”的罪名强加于他,将各种天马行空的想象归结于他。当年“军艺校花”的文字、图片,被大多数网站以“香艳抢镜”“喷血性感”“大尺度写真”“军中妖姬”“中国第一美胸”“泳装爆乳”“全祼拍摄”“碧波魅影”等抢眼、热辣、剌激的词句或字眼冠以标题推出时,可曾有过任何一个网站去联系那个叫“徐冬冬”的女孩,验证她军人的身份?没有。一个都没有。倒是这些巨量信息欺骗、误导受众……于是,说军艺专门培养二奶,喝着百姓的血,拿着纳税人的钱,养着一群没用的鸡;骂军队文艺工作者是婊子,天天袒胸露乳,忸怩作态,不干正事,无所事事;质疑军队战斗力,说打台湾、打日本、保卫钓鱼岛,派几个光屁股的女人就行了,等等。事实却是:“徐冬冬”是曾在军艺学习过的代培生,也不是空军女干部。而在海拔5374米无人区的甘巴拉雷达站,在零下30摄氏度冰天雪地的边防哨所,在蚊虫肆虐上次厕所都可能有生命危险的荒岛为官兵演出的,不正是那些军艺培养出来的文艺兵们?

  爱他,请不要自私地为了网站的点击,罔顾一群18、9岁的官兵身系绳索淌着血受着伤从汹涌的洪水中救回了8个人的事实,却以一篇《饭桶消防员两个小时就不了1个人》的新闻肆虐网上吸人眼球,让这些英勇救人的消防战士得到的不是掌声,而是一片骂声。

  爱他,请不要用双重道德标准来要求着他,在社会动荡之时,指责着他们不能像机器猫一样分分钟内出现;但当他们真正维持社会秩序时,某个快女又很不愤地骂他们是“看家狗”,甚至对我们的战士拳打脚踢。

  爱他,请不要打着仁义的旗号,在军队维护社会稳定平暴维稳的时候,却发出“把枪口抬高一寸”的“忠告”。因为对待凶残的敌人,军人的善良就是对人民群众包括你的残忍。谁知道这些暴徒们下一个攻击的对象就不是你自己呢?

  爱他,请不要把“平时多流汗、战时少流血”的严格,贬损为“有暴政、无人性”;也不要在他们训练过程中掉几架飞机、伤几辆坦克、牺牲几名军人的时候,就一哄而上,摆出一付“置之死地而后快”的架式,却丝毫忘了伤心的是军队,是逝者战友,还有他的亲人们。

  ……

  我相信着中华民族,这个智慧、勤劳、勇敢的古老民族对军队的热爱和关注。当前两天国防部宣布“军演对民航影响有限,不是航班延误主要原因”的时候,跟帖里满页都是“无条件力挺国家的一切军事行动以及备战!祖国不用给我们解释,我们也无权知道!”“就算是军演造成的空管航班延误也是正常的,一切都应该以国防建设为主导,国家也没有必要受其它言论影响而作更多的无必要解释。没有强大的国防就没有人民的安全生活。”……这种家国情怀,这种大局意识让我坚信着这个国家这个民族这支军队的希望。

  海军官兵对待自己的舰艇如对待自己的眼睛,空军官兵爱护自己的战机如对待自己的恋人。亲,对待我们的军队,我们不求像对待自己的眼睛或恋人,也不需要像美国民众一样,不管他是败走越南或是越战后期用来对付国内示威群众,仍然执著地把军人“英勇、强大和责任感的化身”,但,至少,请不要,想当然地伤害,因为你同时伤害的,也是国家的柱石和民族的长城,最终也可能“倾巢之下安有完卵”地伤害着你自己——除非,中国已经不再是你的中国,你也不再是希望中国强大的中国人!(来源:紫网在线)

相关文章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

网站地图xml地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