菜单

解放军在西藏试射三枚防空导弹令印度很担忧,中国西藏试射新型导弹令印担忧

2019年11月22日 - 银河在线注册
解放军在西藏试射三枚防空导弹令印度很担忧,中国西藏试射新型导弹令印担忧

图片 1
解放军发射S300PMU2防空导弹。

摘要:
据法制文萃报报道,2012年7月初的某个时间,中国人民解放军在兰州军区下属青藏高原某地,使用一款新型地对空导弹开展了一场高海拔演习。
7月20日,《解放军报》和《西藏在线》新闻门户网站对此事进行了报道。 这一

据法制文萃报报道,2012年7月初的某个时间,中国人民解放军在兰州军区下属青藏高原某地,使用一款新型地对空导弹开展了一场高海拔演习。
7月20日,《解放军报》和《西藏在线》新闻门户网站对此事进行了报道。
这一动向当然也引起了印度方面的注意,印度智库——国防分析研究所7月31日刊登文章,对这次解放军在西藏试射导弹进行了分析。同时,最近出版的《世界事务》杂志也刊登了一篇由美国夏威夷亚太安全研究中心教授莫汉·马里克撰写的文章,称中印两国正在边界地区加强军事准备。
在西藏演练「打敌机」
据中国国内媒体报道,解放军在西藏举行的这场演习是由一支机动化部队在海拔5000米的一个山口进行的,三枚导弹成功击中了沿「东南」方向来袭的「敌机」目标。印度国防分析研究所的文章指出,为了实现这场演习的目标,这支解放军部队通过了数千公里的戈壁滩、山岭和冰山,体验了那里恶劣的天气条件。除了在西藏地区恶劣环境中测试新装备外,演习还帮助该部队收集了上百组技术数据,这些数据涉及到在高海拔地区,装备的存放与维护、系统互通互联以及部队机动等内容。这支部队还整理了有关该导弹在该地形中运行的10种战术与测试方法。
印度国防分析研究所的文章认为,这次试射导弹的地区可能位于拉达克(Ladakh)东部或北部的某个地方。如果是位于拉达克东部,该地或许位于南疆军区下属阿里高原区。阿里虽是青藏高原的一部分,但却被归入总部位于甘肃省的兰州军区。阿里东面的西藏地区部分被归入总部位于四川省的成都军区。兰州军区包含整个新疆维吾尔自治区。如果是位于拉达克北部,那么这场演习可能是在阿里西部的某个地方进行的。
接受测试的这款「新型」地对空导弹似乎是专门针对西藏的高海拔地形与稀薄空气特制的。印度国防分析研究所推测,该款新型防空导弹可能是一款车载战术武器,主要用来对机场等设施进行防空保护。因此,可能是来自宁夏回族自治区中宁县的第21集团军的一个炮兵旅实施了这场演习。
2011年9月底,中国沈阳军区的一个防空旅在内蒙古通辽的科尔沁草原,对两枚「新型」导弹进行了类似的测试。那次测试​​的气候与地形同此次的条件类似。相关报道显示,这些导弹是中​​国国产第三代防空导弹的第一款。目前解放军现役的防空导弹为S300PMU2和「红旗」系列导弹。123
/ 3 页下一页

  2012年7月初的某个时间,中国人民解放军在兰州军区下属青藏高原某地,使用一款新型地对空导弹开展了一场高海拔演习。7月20日,《解放军报》和《西藏在线》新闻门户网站对此事进行了报道。

  这一动向当然也引起了印度方面的注意,印度智库——国防分析研究所7月31日刊登文章,对这次解放军在西藏试射导弹进行了分析。同时,最近出版的美国《世界事务》杂志也刊登了一篇由美国夏威夷亚太安全研究中心教授莫汉·马里克撰写的文章,称中印两国正在边界地区加强军事准备。

  在西藏演练“打敌机”

  据中国国内媒体报道,解放军在西藏举行的这场演习是由一支机动化部队在海拔5000米的一个山口进行的,三枚导弹成功击中了沿“东南”方向来袭的“敌机”目标。印度国防分析研究所的文章指出,为了实现这场演习的目标,这支解放军部队通过了数千公里的戈壁滩、山岭和冰山,体验了那里恶劣的天气条件。除了在西藏地区恶劣环境中测试新装备外,演习还帮助该部队收集了上百组技术数据,这些数据涉及到在高海拔地区,装备的存放与维护、系统互通互联以及部队机动等内容。这支部队还整理了有关该导弹在该地形中运行的10种战术与测试方法。

  印度国防分析研究所的文章认为,这次试射导弹的地区可能位于拉达克(Ladakh)东部或北部的某个地方。如果是位于拉达克东部,该地或许位于南疆军区下属阿里高原区。阿里虽是青藏高原的一部分,但却被归入总部位于甘肃省的兰州军区。阿里东面的西藏地区部分被归入总部位于四川省的成都军区。兰州军区包含整个新疆维吾尔自治区。如果是位于拉达克北部,那么这场演习可能是在阿里西部的某个地方进行的。

  接受测试的这款“新型”地对空导弹似乎是专门针对西藏的高海拔地形与稀薄空气特制的。印度国防分析研究所推测,该款新型防空导弹可能是一款车载战术武器,主要用来对机场等设施进行防空保护。因此,可能是来自宁夏回族自治区中宁县的第21集团军的一个炮兵旅实施了这场演习。2011年9月底,中国沈阳军区的一个防空旅在内蒙古通辽的科尔沁草原,对两枚“新型”导弹进行了类似的测试。那次测试的气候与地形同此次的条件类似。相关报道显示,这些导弹是中国国产第三代防空导弹的第一款。目前解放军现役的防空导弹为S300PMU2和“红旗”系列导弹。

  印度国防分析研究所认为,在这次试射演习中,印度飞机被设定为“敌机”,因为位于该地区东南方向的唯一一个国家就是印度。这支部队长途跋涉进行演习,让人们想起了解放军的“跨越-2009”演习。这支部队必定带回了有关机动性、山地战以及武器系统的宝贵经验。因此,可以推测在不久的将来,解放军会把这款新型导弹以及第二炮兵中一支合适的部队,一起部署到中国西藏自治区。

  中印陷入“安全困境”

  尽管这样的战术演习只是常规演习,但却再次暴露了中印两个邻国间存在的安全困境。印度国防分析研究所称,今年早些时候,解放军已在西藏举行了两场大规模演习,一次是在3月,另一次是在6月。毫无疑问,这些演习向印度传递了“加紧战备”的信息。

  美国夏威夷亚太安全研究中心教授莫汉·马里克撰文在《世界事务》杂志上称,印度与中国的双边关系十分微妙,虽然表面上看不见,但人们能深深感受到两国正在发生碰撞,这可能是受历史、边界争端等多重因素的影响。两个亚洲大国之间的紧张状态已经影响到方方面面。

  莫汉·马里克称,过去的10年里,中国已经在西藏自治区毗邻印度的地带建立了多处重要的军事设施,其中包括:5个正在使用的空军基地,数个直升机起降机场,一个覆盖面非常广的铁路网,以及总长30000英里的公路。这些基础设施令中国有能力沿中印边界地带快速部署30个师(每个师大约1.5万人),在短时间内对印度形成3:1的兵力优势。中国不光加大了在西藏地区的军事存在,而且还有可能在这一地区部署了核导弹。此外,随着中国与巴基斯坦、尼泊尔、缅甸和孟加拉国的陆路、铁路连接不断增多,解放军在战略上反制印度的手段也呈现多样化。

  而今年这场导弹试射演习进行的时候,已有传言称中印可能会发生边界冲突。在这样的背景下,最终可能导致喜马拉雅地区的武装冲突与军事化进一步加剧。近来,有关喜马拉雅山脉冰川迅速消融的消息已传至街头巷尾。所以,军事化是当前喜马拉雅山地区最不想要的。

  印度担心中巴“夹击”

  关于中印边界争端的话题,是印度国内争论其战略威慑力量可靠性的核心内容之一。作为军事实力稍弱的一方,印度更为关心的是中印边界地区整体军事力量平衡,是否会因为自己的劣势而被改变。

  莫汉·马里克称,印度之所以认为中国正在全面发展自己的影响力,是因为有印度学者提出北京正在南亚地区实施“合小攻大”的策略:利用一些小国(如巴基斯坦、孟加拉国、尼泊尔、缅甸和斯里兰卡)来遏制大国(印度)。结合中国向巴基斯坦转移导弹技术,并在印度外围建设多个港口设施,而且解放军在中印边界频频越过“实际控制线”。印度官方认为,自2006年之后,中国已经发生了巨大的转变,很多学者指出中国如今已经能够在短期或中期内给印度带来安全威胁,而不再是以往预测的“只能在长期给印度制造威胁”。

  莫汉·马里克认为,印度军方长期以来关注的都是针对巴基斯坦的作战想定,因此急需把注意力转移到中印边界地带,并且应启动大规模的军队现代化项目,在未来十年里投资1000亿美元,包括沿中印边境实际控制线建设多条陆上战略通道并扩大自己的铁路网、直升机起降机场和普通飞机场。

  其他措施还包括,增加新的山地作战部队,使在中印边境东段部署的印军部队兵力再扩充10万人,达到以往的两倍;向该地区部署苏-30MKI战斗机、无人侦察机、直升机和弹道导弹及巡航导弹部队,以防御东北部的所谓“阿鲁纳恰尔邦”(即中国所称的“藏南”),从面积上看,这一地区足有三个台湾地区那么大。

  虽然中国与印度关于边界问题的谈判仍不时举行,但是这些努力总是被一些声音所干扰。在今年4月中旬,印度试射了首枚远程弹道导弹“烈火-5”,一些印度新闻媒体立即宣称“这是对中国的最大威慑”,并将“烈火-5”远程弹道导弹称为“专门对付中国的杀手锏”。面对这种说法,部分中国报纸则表示,“在一场与中国的全面军备竞赛中,印度并没有取胜的机会”,因为中国的核力量比印度更强大,而且更可靠。

  正是在这种互相对抗的氛围下,中印两国的关系变得更加敏感。2008年印度官方的一份评估报告导致印度军方认为应该采取“两线作战”的原则,来应对他们认定的、由两个近邻有核国家——中国和巴基斯坦共同商定并同时展开的“夹击威胁”。这一方针被认为是印度战略圈未来长期坚持的一种看法——中国将采取一种消耗式战略,遏制印度的崛起。

  当然,印度也正在通过相似的手段进行反击。印度近年来逐渐加强了与阿富汗、塔吉克斯坦、蒙古国、越南和缅甸的关系,而这些国家恰恰都位于中国周边。今年2月,美国国家情报总监詹姆斯·克拉勃在国会发言指出,“印度军方正在加强自己的军事力量,做好沿中印边境争议地区打一场有限战争的准备。此外,印度海军也在加快发展速度,以防止中国对印度洋的力量投射”。印度的这种“平衡”政策还包括在战略上向美国靠拢。

  莫汉·马里克认为,尽管中印两国的领导人多次重申中印不会兵戎相见,并且强调中印的经济贸易联系日益紧密,但是这些并不能掩盖中印两国间的“信任缺失”。

  【注】:见8月4日《法制文萃报》4版;原题《中国在西藏试射新型导弹》作者:武居玄

相关文章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

网站地图xml地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