菜单

菲别指望美国,媒体称中日若冲突日本将难以获得地区同情

2019年11月28日 - 银河在线注册

  香港“亚洲时报”在线7月18日文章,原题:日本考验中国东侧 
正当南海紧张局势上升之际,中国东侧面临的压力也逐渐增加。中日最近围绕一系列岛屿所产生的争端表明了地区和全球力量平衡的变化。

2012年9月15日,《亚洲时报在线》网站刊登马尼拉外交事务分析家理查德-加瓦德-海德林(Richard
Javad Heydarian)撰写的文章《菲律宾处在美中关系最前线》(Philippines on
frontline of US-China
rivalry),文章评析了美菲关系升温的原因,指出了菲律宾在南海问题上依赖美国必须要面对的四大难题,点明了马尼拉在南海问题上还能使用的几种招数,告诫菲律宾依赖美国并不可靠。现将文章主要内容编译如下。

  钓鱼岛争端的时机颇让人玩味。中国与菲越在南海的争端日趋激烈。日本可能想在这个节骨眼上向北京施压,意在与同样受困于中国经济和军事影响力的亚洲邻国联手。

菲律宾已经成为中美在东南亚对抗角力的前线国家。在南海深陷与中国在南海的领土争端,国内改革形势并不明朗,马尼拉欲与美国建立长期战略联盟。鉴于中国对南沙争议岛屿和其他南海领土加强军事和行政控制,菲律宾正在谋求回到1992年美国帮助自己维护国家安全并处理外交事务的状态。

  然而,这种战略可能是个错误。中国一贯反对通过多边机制解决南海争端。此外,东盟自身在南海问题上也存在分歧。中国的坚定盟友柬埔寨不愿东盟作为整体与中国针锋相对。泰国也不希望南海争端影响东盟对华合作。此外,越菲之间就南海问题也存在相互争夺。

中国在地区事务中越来越强硬,今年早些时候,为岛屿争端曾出动过海军。1991年,马尼拉还在坚持独立自主的外交战略,菲律宾议会曾经拒绝美国租借苏比克湾海军基地,民族主义严重的立法者认为外国军事存在是殖民主义的残渣,侵犯了国家主权。而现在,马尼拉在绝望之下变得现实了,邀请美国对中国进行军事干预,菲律宾官方甚至发出明确信号邀请更多美国大兵进入菲律宾轮战。但是菲律宾宪法禁止外国军事在国土上建立军事基地,菲律宾以前不过是美军的一个军事中转地。

  日本在钓鱼岛问题上频频动作,野田佳彦可能希望打“民族主义”牌来获取国内支持。日民众对崛起的中国十分警惕。精心策划对华的有限冲突有利于野田的政治野心。

两国每年都举行的“肩并肩”联合军事演习,虽然表面上是演练反恐作战,但是近来加入了以中国为目标的训练内容,尤其是针对中国南海的领土争端。菲律宾也是美国的地区战略盟国,和日本、越南、澳大利亚地位相当,在美国领导的遏制中国的所谓“岛链”之上,防范中国在南海日益强大的海军力量。同时,马尼拉力主东盟提出“中国南海行为准则”,要求把和中国的争端进行国际公断,把自己推到了对抗中国的风口浪尖。菲律宾为黄岩岛不惜战略牺牲,但是随着领土争端不断升级,贝尼尼奥•阿基诺三世的战略选择受到了怀疑,这种担心最终汇聚到四个相互关联的关键问题上。

  值得注意的是,当前的紧张升级并非中国挑起。尽管两国海洋争端已存在数十年,北京一直满足于外交抗议,同时接受现状。东京出于地缘战略和政治原因激化争端,迫使北京做出反应。针对日本的挑衅,中国做出的政治和军事反应与它针对越南的战略对策很相似。

一是过度依赖美国使菲律宾丧失了战略灵活性和国家主权。二是菲律宾并不是美国的战略支点,美国对菲律宾的国家安全承诺并不明确,特别是和中国爆发武装冲突的情况下。三是马尼拉要求东盟主导南海行动准则的外交努力很难奏效。四是对抗中国这一主角贸易和投资伙伴要付出的经济和政治代价。

  然而,公开冲突带来的弊处将远大于潜在益处。随着全球经济持续低迷,中日两国需要彼此的市场来生存。双边贸易和投资带来的益处将远超海洋油气和渔业资源的价值。同时,日本的地区野心受困于历史问题。日韩最近未能达成军事条约的主要原因便是日本殖民主义的历史遗产。在与菲越的争端中,中国或许被视为好斗国家,但若中日爆发冲突,日本将更难以获得地区同情。

中菲关系危机的产生也有很多因素。联合国海洋法公约的模棱两可,缺乏有效的地区冲突管理机制,中国持续高涨的民族主义情绪和军事投入,中美之间在自然资源和海洋权益方面不断深化的地缘政治竞争。在这种背景下,南海和其他地区的海洋争端反映了地区政治体系的失衡,也反映了地区安全结构的弱化,联合国海洋法公约在中国南海地区的失败也反映了地区结构的缺失。不同国家对200海里专属经济区有不同的理解,中国大陆、文莱、菲律宾、马来西亚、台湾和越南在南海的主权争议由来已久,近来因中国和菲律宾的海上冲突而不断升温。菲律宾国防大学教授切斯特-卡马尔扎认为:“中国主张南海海岸地理U型线,超出了联合国海洋法公约和国际法准则,菲律宾作为群岛国家,有权要求的巨大领海范围与U型线重叠”。

  尽管发生冲突不符合中国的利益,但北京绝不会在领土争端中退让。中国十分警惕美国在地区的意图。美在海洋争端中任何公开支持日本的举动都将被视为干涉中国内政,并可能令大陆和台湾更靠近。正如日韩军事协定失败所证明的,在这一地区,民族主义将胜过地缘政治。

和平解决争议的惟一方法是通过双边谈判,或者有能力制订行为准则的多边地区性组织,而中国始终拒绝接受国际公断,地区组织东盟又缺乏影响力。中国用九段线地图作为证据,不承认南海主权存在争议,过分的领土要求将埋葬地区小国的政治和经济,促使他们投稿美国怀抱。菲律宾议员贝罗预测:“南海问题的逻辑结论就是中国用内海规则最终掌控这片重要的国际航道,这是菲律宾和越南这样的小国真正担心的问题。”

  钓鱼岛争端很可能是一场政治口水仗。从公开冲突中得到的益处不足以令中日甘冒巨大风险。与此同时,双方都不想在历史敌人和今日对手面前示弱。日本的缓慢政治危机、北京的领导层更迭及临近的美国大选,几乎可确保这场冲突只是象征性的。尽管如此,这还是体现力量平衡转变的重要窗口。随着中国经济和军事影响力持续扩大,东海的风暴乱流将反映大潮的变化。▲(作者布兰登·奥莱利,伊文译)

2002年,东盟和中国签署了非正式的“南海行为准则宣言”,10年之后仍没有书面的有约束力的协定,中国一直不承认西沙和南海群岛具有争议,包括菲律宾和越南。最近东盟金边会议没有对南海问题形成公报,证明了中国对东南亚小国的巨大影响力,也证明了东盟在解决问题方面一贯无能。马尼拉战略和发展协会前主管赫尔曼-卡里夫特批评道:“金边峰会反映了东盟缺乏无争议解决争端的基础框架、纲领和组织机制”。东盟缺乏号召力,中国依靠经济实力通过双边合作影响着周边小国。北京警告过马尼拉依赖的商品出口,发出过旅游禁令,用经济制裁威慑菲律宾,比如香蕉进口方面,已经令马尼拉损失了2.5亿美元的市场。柬埔寨等国严重依赖中国的贸易和投资,公开反对菲律宾等亲美东盟国家,东盟在中美角力中面临分裂。卡马尔扎感叹:地区冷战中,他们很难在中美之间取舍,所有“印度支那”地区的国家都被中国限制。

美国及其盟国最近公开支援菲律宾,日本与菲律宾签署了防卫协定,帮助马尼拉提高威慑和海监能力;澳大利亚也开始与马尼拉的安全合作。美国落实战略重心东移,提供了大量财政和军事援助,增加了联合军演,要求在南海的“航行自由权”,主张在海洋法公约和东盟框架下“和平解决争议”。但是中国海军实力不断强大,有能力捍卫独立自主的战略方针,武装力量越来越有影响力。中国也在增加对海底钻探技术的投资,近水和蓝水海军有能力保卫南海资源,并制定了防范美国的长期海军发展战略。中国在评估美国实力下降之后,把菲律宾看作“不起眼的角色”,这样一个国家又怎敢威胁要把南海问题国际化。

在对抗中国问题上,菲律宾也把美国估计得过高,因此在南海问题上过度挑衅。与东盟国家的交易最近在金边被证明失败,对抗中国使其在东盟很不合群,而印尼在南海问题上采用了更温和的态度。菲律宾在南海问题上已经用尽了外交手段,目前惟一的可能就是依赖美国,菲律宾面对的局面是地区国家的领土要求受困于超级大国的对抗,鹰派言论不如创造性的外交手段务实。马尼拉的第三种选择是寻求多边外交解决方案,如果与中国爆发武装冲突,美国不一定站在菲律宾一边,正是美国的亚太战略给了中国提高军事实力的动因。

原文网址:

相关文章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

网站地图xml地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