菜单

中国南京大屠杀纪念馆馆长抗议日本市长言论,日名古屋市长再次否认南京屠杀

2019年12月8日 - 银河在线注册

  中新网南京2月21日电(申冉)2月21日,侵华日军南京大屠杀遇难同胞纪念馆馆长朱成山在该馆官方网站公开发函,强烈抗议日本爱知县名古屋市长河村隆之身为公职人员一再于公开场合矢口否认南京大屠杀的历史事实,称河村隆之的行为“极其荒谬,简直不可理喻!”

摘要:
他不承认这个事情,我坚决不同意,我要告他,我还要告他!”4月4日是中国的清明节,南京大屠杀幸存者、84岁的夏淑琴老人听说日本名古屋市长河村隆之再度否认南京大屠杀一事,非常气愤。
…“他不承认这个事情,我坚决不同意,我要告他,我还要告他!”4月4日是中国的清明节,南京大屠杀幸存者、84岁的夏淑琴老人听说日本名古屋市长河村隆之再度否认南京大屠杀一事,非常气愤。夏淑琴老人当天一早来到侵华日军南京大屠杀遇难同胞纪念馆,在“哭墙”前仰望遇难亲人的名字,献上一束鲜花。每年清明节,她来纪念馆摸摸亲人的名字,就相当于扫墓上坟了。听说又有日本政客否认南京大屠杀,她十分激动,站起身对侵华日军南京大屠杀遇难同胞纪念馆馆长朱成山说:“我要告他!”据日本共同社报道,日本名古屋市市长河村隆之4月1日参加市长选举公开辩论会,就其去年否认南京大屠杀的言论回答现场听众提问时,重申“无意收回发言”。听闻此番言论,夏淑琴老人表示:“他(河村隆之)不承认这个事情,我坚决不同意,我要告他,我还要告他!南京大屠杀死这么多的人,为什么不承认呢?(为什么说事实)不存在呢?还要惩罚他们,还要告他们,如果他们不承认就一定要告下去。”夏淑琴此前多次赴日作证,并在2008年反诉日本右翼作者侵权,案件在日本二审终胜诉。“这么多人死了,(当时)遍地都是死人,看着都害怕”,夏淑琴老人告诉记者:“作为幸存者,希望(幸存者)永远能存在,(南京大屠杀遇难同胞)纪念馆也要长期存在,这就是历史。”在南京已不足200名的幸存者中,夏淑琴是遇难者家属较多的一位。1937年12月13日,侵华日军侵入南京城后,夏淑琴全家祖孙九口人中七口遭日军杀害,时年8岁的夏淑琴在身中三刀后昏死过去,才与4岁的妹妹幸免于难。朱成山表示:“去年,河村隆之就发表了否定南京大屠杀的言论,受到中国、包括日本的世界正义人士的批驳,但他执迷不悟,坚持这种历史观,否认日本对华侵略的历史,只能说明他是日本右翼政客的代表,顽固不化。南京大屠杀遇难者的数字不是中国人捏造出来的,也不是日本人可以随意推翻的,它是经过远东国际法庭判定的,这(数字)是一个历史的判决,有法的定力,任何人想否认,都是白费心机的。”日本铭心会南京友好访华团团长松冈环4日也赶来参加“清明祭”活动。她表示,河村隆之并不是通过史学研究得出否认南京大屠杀的结论,作为一个右倾化的政治家,他需要有这样的观点,并且会坚持这个观点,因为这是他的政治利益所在,这也是日本右倾化的危险之处。4日是中国清明节小长假第一天,来纪念馆悼念遇难者的中国各地民众络绎不绝。上海城市管理学院大学生何川明告诉记者:“我听说了此事,河村隆之公然否认南京大屠杀史实的态度,中国人是无法接受的,中国人的感情再次受到了伤害。”

  公开抗议信全文如下:

  日本国爱知县名古屋市长河村隆之先生:

  本人谨代表侵华日军南京大屠杀遇难同胞纪念馆、侵华日军南京大屠杀史研究会、南京大屠杀幸存者援助协会、南京社会科学院国际和平研究所,对你不惜以公职身份,一而再、再而三地公然矢口否认南京大屠杀的历史事实,表示强烈地抗议!

  据媒体报道,你作为日本名古屋市长,以自己的父亲战时体验的传言为依据,多次否认南京大屠杀历史,我认为这是极其荒谬的。众所周知,侵华日军对中国人民犯下过种种不可饶恕的罪行,特别是南京大屠杀罪孽深重。作为侵略加害者的后代,理应就父辈当年曾经参与侵略战争,战后南京人民对其宽大处理感恩于心,代表父辈对加害地的民众作真诚地道歉。可你却反其道而行之,简直不可理喻!

  多年来,南京市曾经在世界各地,包括日本在内征集和保存着大量南京大屠杀历史的人证、物证和历史档案(含文字、音像)资料,清楚地说明南京大屠杀历史事实的客观存在。战后,远东国际军事法庭和同盟国南京审判军事法庭对甲级、乙级和丙级战犯审判过程中,均涉及到南京大屠杀的调查和认定,都曾经对南京大屠杀有过历史的定论和法的定性。虽然时隔多年,但至今不容许否认和抹杀。我坚信,即使再过若干年,南京大屠杀历史事实还是会被传承下去,载入史册的。

  中日两国关于南京大屠杀历史的研究,早在上世纪八十年代就开始了。日本历史学家洞富雄、藤原彰、吉田裕等诸多日本学者多次来南京,进行实地调查研究,与中方学者进行学术交流和研讨,多次召开过有数十名日本教授学者参加的南京大屠杀史国际学术研讨会,特别是近年来开始的中日双方历史问题研究中,南京大屠杀历史是其中的课题之一,市长先生怎么会无视这些实际,惘言至今没有开展研讨呢?我想强调的是,无论学术讨论、还是合作研究都有一个必要的前提和基础,那就是要充分尊重历史事实,理性地而不是凭着个人主观臆断和情感好恶,肆意地加以歪曲、否认和抹杀。

  南京人民是热爱和平的,因为我们知道战争意味着流血和破坏,南京大屠杀的历史遗训一定要吸取,但铭记历史不是为了延续仇恨。和平友好必须是建立在尊重历史事实,以及市民心与心真诚交流基础之上的。南京市和名古屋市是友好城市,理应珍惜两市来之不易的友好合作关系。市长先生发表不负责任的言论,将会影响公众尤其是青少年正确的历史认知。同时,也反映出你对历史事实的不尊重,对仍然健在的南京大屠杀幸存者及遗属们的不尊重,更是对曾经受到日本侵略和加害的南京市民们不友好。

  侵华日军南京大屠杀遇难同胞纪念馆馆长

  侵华日军南京大屠杀史研究会 会长 朱成山研究员

  南京社会科学院国际和平研究所 所长

  2012年2月21日

相关文章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

网站地图xml地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