菜单

中方肯定菲恢复与我驻菲使馆外交接触,菲律宾学者论证黄岩岛属中国称只是说明事实

2019年12月22日 - 银河在线注册

  专访“它(黄岩岛)属于中国”作者维克托·阿齐斯

  据菲律宾GMA新闻网10日报道,菲律宾外长德尔罗萨里奥9日晚间向媒体透露,菲律宾方面恢复了与中方就黄岩岛事件进行的外交对话。报道说,会谈在中国驻菲律宾大使马克卿与菲律宾外交部官员之间展开。

  菲律宾《马尼拉标准今日报》4月28日发表了菲律宾投资家维克托·阿齐斯的署名文章“它属于中国”。文章介绍了1279年中国元朝对黄岩岛地图标记、中国近现代科考文献对黄岩岛的记载等多个事实,论证黄岩岛确实属于中国。

  中国外交部发言人洪磊10日在例行记者会上表示,中方肯定菲律宾外交部恢复与中国驻菲使馆外交接触,将密切关注形势发展和菲方的实际行动。洪磊说,中方向菲方重申了有关立场,要求菲方在黄岩岛问题上尊重中国的主权,不要采取使事态扩大化、复杂化的行动。

  文章发表后引起了读者的广泛关注。记者就撰写此文的原因、文章在菲律宾引起的反响以及他对中菲两国如何解决黄岩岛争端等多个问题对阿齐斯先生进行了书面采访。

  对于菲律宾个别民间组织将于11日到中国大使馆领事部前举行示威活动,我使馆已向菲外交部等有关部门提出严正交涉,要求其采取切实措施,确保在菲中国公民人身和财产安全。洪磊指出,中国大使馆将继续密切关注事态发展,及时发布有关安全信息,提醒广大在菲华侨华人、留学生等注意安全防范。

  “没有在中国从事商业活动”

  鉴于赴菲律宾旅游的安全风险,为确保中国公民安全,目前国内多数旅行社已暂停赴菲旅游的发团和报名,并开始实施劝退、全额退款等措施。中国国家旅游局还于10日夜间发出旅游安全提示,特别提醒中国游客除非必要,近期应暂缓前往菲律宾旅游,要求已在菲的旅游团组和游客加强安全防范,确保自身安全。据菲律宾ABS—CBN新闻网10日报道,菲旅游业为此受到一定影响。报道称,中国是菲律宾第四大旅游客源国,而且是增长最快的市场。今年第一季度,中国游客数量就激增77%。菲律宾旅行社协会表示,希望黄岩岛事件尽快解决。

  新华网:身为菲律宾人,您为什么要写“它属于中国”这篇文章呢?

  菲律宾一再宣称将把黄岩岛问题提交国际法庭,按《联合国海洋法公约》处理。对此,曾担任过菲律宾驻希腊大使、总统发言人以及新闻部长等职务的提格劳10日在菲律宾《每日问询者报》发表评论称,阿基诺政府将黄岩岛问题提交国际海洋法法庭,试图乞求美国对菲律宾予以援助是尴尬且可笑的,因为美国根本没有加入《联合国海洋法公约》,而且中菲两国加入公约时也都对主权问题作了保留。

  阿齐斯:身为个菲律宾人,我写这篇文章的目的在于告知广大读者,(在黄岩岛问题上)菲律宾当地报纸向读者展示的是谎言和扭曲的事实。

  文章称,菲律宾政府的官员们一直向世界抱怨“中国拒绝到国际海洋法法庭解决争议”,但菲律宾自身其实也没有批准《公约》中涉及领土争端的规定。换句话说,菲律宾已宣布在涉及领土争端时不接受《公约》的规定。文章直言批评,菲当局坚持把黄岩岛问题提交到一个根本没有司法管辖权的法庭(国际海洋法法庭),“正在让我们(菲律宾)沦为世界笑柄”。

  新华网:您是一名经济学家,为什么还如此关注像领土争议这样的政治问题呢?

  阿齐斯:尽管我是一名退休的投资和商业银行家、经济学家和注册会计师,但我从1997年退休之后,就有着许许多多的兴趣爱好。除了收集邮票和钱币,我还热衷于学习历史和政治学。我经常就本国和欧美的政治经济问题发表意见,而且和菲律宾国内外的同学、以前的同事以及亲朋好友分享并积极讨论我的观点。说句不太谦虚的话,我涉猎的领域和阅读昀书籍不仅限于菲律宾国内问题,还包括亚洲其他国家和地区(例如日本、新加坡和香港)、北美(美国和加拿大)、南美(阿根廷)和欧洲(奥地利、西班牙、法国和英国)。

  新华网:您是否去过中国?如果去过的话,中国给您留下了什么印象?您个人与中国有什么商业关系吗?

  阿齐斯:从我1982年离开香港到现在,我曾多次造访中国大陆和台湾,到过北京、上海、广州、厦门和深圳等中国城市。我的妻子、女儿和我本人都喜爱中国,也经常去中国旅游,中国和中国人民都给我们留下了良好的印象。但是,我个人并没有在中国从事商业活动。

  “阿基诺狠狠地挨了一巴掌”

  新华网:您对菲律宾当局在黄岩岛问题上采取的行动作何评价?比如说要求中国上国际海洋法法庭打官司这件事?

  阿齐斯:在我看来,菲律宾政府要求中国同意将这个问题提交国际海洋法法庭仲裁的行为是不合法的。中国当年在签署批准《联合国海洋法公约》时就发表声明说,对于该公约第298条第一款列出的各类争端(这其中就包括涉及历史性海湾或所有权的争端——本网注),中国政府不接受该公约规定的有约束力裁判的强制程序。美国之所以不批准《联合国海洋法公约》,就是因为它不愿意让自己到国际海洋法法庭打官司,接受它的仲裁。没有哪个国家能迫使其他国家到这个法庭出庭。所以,中国为什么非得同意跟菲律宾上这个法庭呢?

  新华网:您认为黄岩岛问题应该国际化吗?例如让东盟或美国居中调停?

  阿齐斯:我怀疑,在面临支持率下降和公信力消失的情况下,阿基诺政府正在采取这种秘密战术,好赢得菲律宾人民的支持。法律界——尤其是国会——之所以支持阿基诺,是为了维护自己的既得利益。他们完全是出于政治考虑,对阿基诺的行为装聋作哑。

  黄岩岛问题不需要被国际化。东盟目前仍然保持中立,美国也已经宣布不会在这个问题上选边站队。所以,游戏结束了。阿基诺狠狠地挨了一巴掌。

  新华网:黄岩岛海域的对峙事件尚未解决。在您看来,中菲两国应该如何解决这个问题?您对双方有何建议?

  阿齐斯:我建议,为了解决问题,双方应该像绅士和朋友那样坐下来谈判,而不是像小孩子那样玩打仗游戏。

  “我的立场是有事实支撑的”

  新华网:在您的文章发表之后,您感受到来自菲律宾政府或社会的压力吗?

  阿齐斯:是的。从人们对文章的评论看,很明显许多菲律宾人无法接受我的观点和立场。实际上,我被他们骂成卖国贼、懦夫和叛徒,此外还有许多不宜公开的骂名。但是,我并不害怕政府;我的立场是有事实支撑的,我不过是把明明白白的事实讲出来。我担心的是有人会发动一场我们赢不了的愚蠢战争。

  新华网:您的家人和朋友赞同您在黄岩岛问题上的观点吗?对于您勇敢地在报纸上公开发表不同见解这件事,他们是怎么看的呢?

  阿齐斯:我的家人和亲朋好友都建议我要非常小心,甚至让我不要再发表这些不受欢迎的言论。尽管他们在这个很有争议的问题上同意我的观点,但他们都认为我这么做是疯了,是在自寻死路。(本网驻马尼拉记者
高飞)

相关文章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

网站地图xml地图